标签归档:绿叶加速器安卓官网

绿叶加速器安卓官网安卓苹果APP

绿叶加速器安卓官网安卓苹果APP 百万用户最佳口碑,全球网络稳定加速!
一款专业手机网络优化加速产品,一键解决手机因网络问题造成的游戏及网络无法访问、卡顿、延迟、掉线、加载缓慢等一系列问题,提高网络的稳定性,彻底告别卡顿等问题。让你远离延迟,跳黄跳红等网络问题。
免费下载地址:点击获取

最近好多小伙伴说没有及时收到阿美的推送,记得把阿美设为星标哦,我们每天中午准时见~

今天,是差点被北京大风送走的吃瓜阿美。

最近王子文和吴永恩官宣恋情,娱乐圈终于迎来了喜事。

话说回来,《怦然再心动》这季除了王子文吴永恩,黄奕崔伟也牵手成功,收获了自己的幸福。

而白冰、蔡卓宜、王琳都选择了不再和男嘉宾继续约会,没能在节目中找到另一半。

尤其是白冰,她的相亲对象李元韬一开始给观众们的印象好的不得了,可惜后面崩盘严重。

李元韬是上海电台主持人兼职配音演员,《王者荣耀》、《恋与制作人》等爆款游戏都有他的声音。

虽然离过婚,但长得也算一表人才。

秀专业技能的时候,给冰冰子都整崇拜了。

一副文艺青年的形象,看上去还挺靠谱的。

站这对的人本来很挺多的。

但是,cp真不能站的太早,李元韬很快就现原形了。

大晚上的,李元韬接着酒劲去了白冰家。

本来两个人正在打电话讨论同节目的嘉宾王琳拒绝男嘉宾,结果李元韬一句:我们的事情都没解决呢?

反怼了白冰,随后就出现在她家门口。

当时给白冰吓一激灵。

后来两人讨论第二天的约会行程,就更是窒息。

白冰说:明天的一切都是未知。

李元韬紧接着说了两遍:那你问什么呢?

excuse me?!这不是在好好讨论呢嘛。

之后更是越坐越近,白冰脸上肉眼可见的尴尬。

李元韬还不停发问:我又不会吃了你?

这话,像极了伪装后的狼外婆。

白冰直接就说你变了。

确实啊,和之前青年才俊的形象差太多了吧。

加上还有点爱喝酒,而白冰对喝酒失控又有点阴影,就更聊不下去了。

白冰开始催促他回家,结果李元韬找了个喝水的借口说不想回家…

最后白冰忍无可忍直接开口赶人,男方才满脸不开心的走了。

等到第二天,李元韬向白冰表白,果不其然冰冰子直接利落的拒绝了。

讲真,白冰的感情可真是不太顺利,李元韬还算是把缺点暴露的早的,她的前夫可真是把她坑的不行。

前夫名叫丁一,职业是模特。

但是在模特圈,不算太出名。再看影视圈,和白冰结婚之前完全没作品,这几年也只是演了一些边角料角色。

翻演员表,估计都要翻好几页。

当时,白冰直接挺大肚宣布结婚,惊了一众吃瓜网友。

毕竟白冰当年在英皇的待遇妥妥的小公主。

白冰本名陈东,艺名是英皇老板杨受城亲自找高人算的。

出席各种活动宴会,白冰都被带着一起刷脸。

出道作品就是《爱情呼叫转移》,合作的人全都是一线明星,几乎只有白冰一个娱乐圈小透明。

后来和阿娇竞争《神话》女主角,竟然赢了在英皇娱乐效力多年的阿娇。

还出演了《新红楼梦》里的薛宝钗一角,要知道当年宝钗组海选冠军是姚笛,而白冰只是第三。

最后姚笛委屈出演王熙凤一角。

后来白冰还和张翰、郑爽一起演了《凰图腾》,当时两人都比她火,却只是配角。一起做配的还有张国立的儿子张默。

看白冰这资源配置,简直是被力捧,堪称天降紫微星。还和韩雪、景甜、甘薇一起被称为“京城四美。”

坊间还有一句顺口溜“冰雪薇甜,非常有钱。”

娱乐圈小公主就这么嫁给默默无名的丁一,确实让人大跌眼镜。

不过没准是真爱呢,毕竟世界小姐张梓琳的老公也是普普通通上班族。

白冰和丁一一开始也挺甜的,结婚才一个月,他俩就公开了怀孕的消息。

白冰微博也全是老公、孩子。

一副沉浸在美好婚姻中的样子。

然而就在去年白冰参加浪姐时,自曝已经离婚多年,女儿跟自己。

还让大家不要再误会自己是养尊处优的富太太,早就出来工作赚钱养女儿了。

深扒离婚原因,火眼金睛的网友丁一老公曾经和男演员郑元畅当街亲密。

还被人挖出问健身房小伙“是0还是1。”

以及和刘姥姥、毛宁、林丹的合照。

还有这样的照片…

一时间不少网友怀疑丁一是gay,骗婚白冰。

虽然最后以丁一豪横的发言“老子是直男”+声明结束,但是怀疑的种子还是在不少网友心中种下。

再加上这次的李元韬,白冰的感情运真是不太好。

还是希望白冰以后能擦亮眼睛,遇到良人吧。

同综艺的黄奕已经牵手成功,姐姐的幸福一定也不会远。

阿美想说:

大家支持同性恋合法嘛?

—————推荐阅读—————

绝了!二胎生女,怕被骂不敢官宣?

恭喜!三胎生子,被富豪老公宠上天!

绿叶加速器安卓官网加速器客户端

绿叶加速器安卓官网加速器客户端 海外团队运营多年,白嫖线路丰富,速度也都还不错,1080P油管随便看,不卡,安全可靠稳定,是一款帮助你上网学习工作的利器!
免费下载地址:点击获取

毫不过分地说

现在中国大部分电子领域的关键人才

他们的师承

都可追溯到谢希德

纪念谢希德先生

诞辰100周年

就让我们从

她的这段故事说起…

01

立志成为

“中国需要的科学家”

互为竞争对手

谢希德与曹天钦被对方的才气折服

他们一起探讨难题,畅谈救国抱负

这时的谢希德还不知道

这个长她1岁的大哥哥

竟会成为在日后陪伴她一生的人

学习的时光很快因战争结束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

谢希德与曹天钦分离

她在颠沛流离中考上湖南大学物理系

却因一场突如其来的股关节结核病

不得不从学校退学

得了这种病,轻者长时间卧床

重者终身瘫痪

当时的通行疗法是在患者腿上打上石膏

让病菌坏死

于是,谢希德绑上石膏

硬生生在床上躺了四年

在人生的至暗时刻

她接到了一封厚厚的信件

寄给她信的人正是曹天钦

来信中

除了曹天钦对她战胜病魔的鼓励

还有满信纸的数学演算

在常人难以理解的数学符号之间

谢希德读出了腼腆的曹天钦

对自己欲语还休的关心与爱慕

慢慢的,这些“学术交流”长信

成了谢希德每天翘首以盼的东西

昔日的同窗逐渐两情相悦

在爱情的鼓励下

被判了“死刑”的谢希德

竟然奇迹般从病榻上站了起来

她还靠着自学

考上厦门大学数理系,重返校园

谢希德再次与曹天钦相见

是在1946年的春天

8年多的书信往来

已经让两个年轻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这时的曹天钦刚获得

到剑桥研习生物学的机会

谢希德也即将在1年后赴美深造

他们决定延迟婚期,继续学业

分别时,他们约定

当成为“中国需要的科学家”时

再考虑组建自己的小家

02

“我爱中国”

1949年

正在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博士的谢希德

收到了一条令人振奋的消息:

新中国成立了!

谢希德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

“巴不得马上回到中国”

在一张校园独照的背后

她还写下“在校园等谁?”

她在等曹天钦学成

更在期待早日报效祖国

1950年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

不久,钱学森被软禁

美国禁止所有理工类中国留学生回国

谢希德也不幸“上榜”

成了美国的监视对象

美国特工甚至进入麻省理工

对谢希德等留学生进行“调查”

甚至连谢希德的私人信件

都会被拆开反复检查

在不能归国的日子里

谢希德更加发愤读书

她仅用2年就拿到了

麻省理工学院理论物理学的博士学位

1951年,谢希德获得麻省理工学院理论物理学博士学位

1952年

谢希德再也等不下去了

为了回到大洋彼岸的家园

谢希德和曹天钦想出“曲线救国”的办法

身在英国的曹天钦

托朋友要到一张“特别通行证”

以结婚为理由力保谢希德赴英

再从英国回到祖国

出发那天

谢希德刚走上驶往英国的轮船

美国警察就接踵而至

经过盘问和检查

他们发现谢希德的行李

只有与曹天钦往来的几千封信件

才不得不放行

谢希德和曹天钦在英国

在英国与曹天钦完婚后

两人迫不及待地

踏上了归国的旅途

他们都知道:

祖国在等他们回家

“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大雁,

在严冬不得不离开家园,

如今春回大地,

我一定要飞回祖国故园,

去耕耘!去奋斗!”

谢希德和曹天钦于1952年在英国完婚

多年以后

在上海举办的教师节晚会上

有学生问谢希德:

“50年代,是什么力量

使您冲破重重阻挠毅然回国?”

谢希德蹒跚地走到主席台

话筒传出苍老而有力的声音:

“我爱中国”

她的孩子

是中国半导体科学

1952年10月1日

谢希德夫妇抵达上海

时值国庆

上海街头万人游行庆祝

人们自发唱起《歌唱祖国》

雄壮而嘹亮的歌声

让谢希德久久不能平静:

报效祖国,就在今朝

不久谢希德被调到复旦任教

在那个计算机还是由电子管组成

动辄占据几间屋子的年代

谢希德便敏锐地意识到

半导体科学将改变今后的计算机科学

她果断改变自己的研究方向

投身半导体物理学的研究

谢希德与儿子

1956年

国家要建立自己的半导体人才储备

希望谢希德来北京主持工作

可当时她的儿子出生仅5个月

正是离不开妈妈的时候

一边是祖国的召唤

一边是自己嗷嗷待哺的孩子

她几乎没有犹豫

就留下丈夫和儿子奔赴北京

对同事只字不提年幼的儿子

夜深人静的时候

谢希德总会拿着

丈夫寄来的儿子最新的照片端详

连儿子胖了瘦了都能一眼看出来

1957年谢希德在北大的校园里

在北大半导体培训班里

她一面给学者们教授半导体科学

一面和同事一起从零编写

属于中国自己的半导体教材

在谢希德等人的努力下

日后影响整个中国的《半导体物理学》

仅用两年就编写完成

同时诞生的还有第一枚单晶硅

第一块半导体材料和第一支晶体管

而最为重要的是

经谢希德培训的300多位学者

在日后分别成为两院院士、

大学教授和企业工程师

在科研一线和生产一线

将半导体科学薪火相传

尽最后一份力量

深爱祖国

1958年

醉心于中国半导体科学的谢希德

因为过度劳累在一次实验中突然晕倒

同事们把她送到医院

才发现她已经扛着

严重的疾病工作了近1年

在之后的岁月里

命运对谢希德的打击接踵而至…

1966年,丈夫曹天钦刚完成

人工合成牛胰岛素的研究

夫妇二人便被卷入运动之中

屋漏偏逢连夜雨

这时的她又被确诊了乳腺癌

精神、肉体双重痛苦折磨着她

在无数个病痛之夜

她仍旧执着地投身科研

从病痛和困难中涅槃重生

1978年

全国科学大会召开

谢希德夫妇迎来了科学的春天

谢希德不仅恢复了工作

不久还被选为复旦大学的校长

同时她也成为新中国第一位女校长

作为校长

谢希德十分有远见

她不仅开设了当时在国际上

刚刚诞生的表面物理学

还建立了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

促进中国学生了解美国

谢希德与复旦大学名誉博士杨振宁教授

几十年以后的今天

我们再看她当时的决定

不由更加钦佩她的远见卓识

为了能让更多的学生走出去

为祖国留下更多人才储备

谢希德在工作之余

坚持为学子向世界高校写推荐信

与学生边走边聊的谢先生。复旦大学供图

据说她在当校长期间

每年要送走一百多位学生

平均三天就要写一封推荐信

每一封都写得非常真实和全面

绝无空话套话

打字机成了她使用最多的工具之一

谢希德使用打印机

有学生怕给她添麻烦

自己提前草拟了推荐信

却被谢先生批评说:

“这虽然要占用我不少时间,

但对我来说是一种乐趣。”

简单的话语

却能见谢希德的平易与谦和

在日常生活中她也是如此

自担任校长后

她就坚持与教职工同乘复旦的“巨龙”班车

从没搞过特殊

谢希德与复旦大学的教职工同乘“巨龙”班车。复旦大学供图

1987年

丈夫曹天钦在以色列

参加国际生物物理会议时

不幸摔了一跤

加之原有的颈椎病加重

一时上肢麻木,下肢瘫痪,说话不清

被同事用担架抬上飞机回国救治

谢希德闻讯匆匆赶往医院

可昔日那个助她战胜结核病

帮她与癌长时间斗争的“大哥哥”

曾领导人工合成牛胰岛素工程

发现蛋白质奥秘的中国生物学先驱

已经被医生诊断为脑损伤

瘫痪在床,脑力衰退

连话都说不清了…

谢希德抱着孙女在曹天钦病床边探视

一时之间,一位成就极高的科学家

变成了比孩子还需要照顾的病人

尽管当时的谢希德也在

接受放疗和化疗

但是她坚持为曹天钦安排食谱

扳着他的手臂做复健

替他活动关节,疏通血脉

一点点重新教他打字

甚至连床头的小花都一直在更换

谢希德在医院教丈夫打字

春节期间

曹天钦的许多友人、学生

从世界各地寄来雪片似的贺卡

一天下午,谢希德带来一根长长的绳子

从病房的这头斜拉到另一头

将上百张贺卡一张一张地挂在上面

给房内增添了一种特有的节日氛围

她多么希望爱人能早日清醒,

感受到她这份炽热又孤独的心意…

虽然谢希德用8年的不知疲倦

尽心尽力照顾丈夫

可在1995年1月8日

谢希德还是送别了她一生的挚爱

这位坚强的

从未被命运击垮的女人

悲痛地说:

“我们曾经一起…

1951年我和曹天钦在英国剑桥结婚,

次年一起回到上海,

1956年5月,我们又在同一天加入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然而在曹天钦去世第二天

谢希德的学生就收到了

她写的长达3页的留学推荐信

并非谢希德走出了悲伤

她只是不敢让自己闲下来

更不敢去想和曹天钦

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晚年的谢希德

更加醉心科研和教育

虽已至古稀之年

可她依旧走在国际物理学的前沿

在她任职校长期间

复旦大学参加国际学术交流达600多次

在1999年

谢希德甚至准备动身去美国

参加美国物理学100周年年会

恐怕连谢希德自己都忙忘了

她是一个癌细胞扩散的79岁老人

与癌症搏斗多次后

她不得不住进了医院

但仍表现得非常顽强

深度的放疗、化疗让她无比痛苦

每次治疗都会引起反射性呕吐,身体浮肿

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所以夜以继日地阅读文献资料

更加起早贪黑地做研究

不像是养病,更像是在抱病工作

前来探访的人无不动容

谢希德在医院工作

毕业生的论文上

全是她写的修改建议

外派教师的工作汇报上

则是她给中国带回新知识的叮嘱

谢希德住院期间

唯一的要求就是要一部电话

能接通便携电脑

因为早年骨结核造成的腿疾

她的双腿不能弯曲,只能站立工作

每天接发很多邮件,处理大量事务

直到发生急性心衰和呼吸衰竭

再也无法站起,才不得不停止工作…

病魔没有给谢希德太多时间

2000年3月4日

谢希德在上海东华医院逝世

和丈夫曹天钦一样

谢希德在遗嘱中写道:

“把我的遗体捐给中国医疗事业。”

在生命的最后

谢希德所想的

仍旧是为自己深爱的祖国

尽自己最后一份力量

在谢希德先生百岁诞辰

来临前的纪念展上

谢希德之子

曹惟正先生动情地说:

“68年前,1953年3月19日,

妈妈从国外留学回到上海的第一个生日,

爸爸将德文版的《理论力学》作为生日礼物

送给刚到复旦任教的妈妈。

爸爸在书的扉页上写道:

‘德:做一个模范的人民教师。’

这是爸爸对妈妈的期望,

也是人民对妈妈的期望,

妈妈用她的一生做到了。”

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光里

她如同一位斗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