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极光加速器ins

极光加速器ins电脑版客户端

极光加速器ins电脑版客户端 自动识别内外网连接地址、选择最优加速节点,无论是访问大陆还是海外,都有高速、可靠的服务体验。
免费下载地址:点击获取

➥ “听说最开始立项是45集,想花钱买缩减的那9集。”➥“看到20多集时,忽然莫名担心,不想结局,想一直看下去。”➥“靠花絮续命的我,请356块钱走起吧。”

谁都没想到,2021年打响古装剧“爆款第一枪”的居然是《山河令》。

距离《山河令》VIP大结局已经过去近一周,但一众追剧“山人们”却依旧沉浸其中,不少粉丝甚至“嫌弃”这部剧真的“太短了”。继平台放出付费彩蛋、引发优酷系统一度崩溃后,粉丝们依然心甘情愿地追起了“1元1期、1期6分钟”的花絮。

不是大投资,没有大演员,没有豪华配置,《山河令》一开始就不是一部被押宝“爆款”的剧集。作为优酷的定制剧,其在开播前一度被调侃为“小透明剧、小破剧”。但就是这样一部剧,不仅一夜捧红了两位男主角,更是让一直低调的优酷在爱奇艺与腾讯视频的夹击中成功扳回一局。

在VIP收官当天,每经记者深度对话《山河令》总制片人马韬。聊起《山河令》出乎意料的市场表现,马韬回忆:画面、武打、情感三位一体的呈现,武侠江湖的内在底蕴、服装视美的较真……这些都是这部剧成功必不可少的因素,但最重要,是心里那股“想要尽全力做好”的劲儿。

马韬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你给我A级剧投资,但我心里是向着S级去的,我就是要认认真真把剧做好。我想在龙门阵里冲一把,看能不能跳过这个龙门。”马韬直言。

没人想到,几乎没有宣传、低调上线的《山河令》会如此火爆。

就连马韬对这部剧,也仅仅是“播出来可以达到A级”的预期。优酷更是凭借“两个男人”,在隔壁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200个男人中杀出重围,重扬眉吐气了一把。

“刚开始大家关注、喜欢这部剧的时候我是很开心的。但现在再看觉得很感动,说实话真有点不舍,觉得播得太快了。”即使看了无数遍的马韬,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依旧道出了内心的不舍。

截至目前,该剧上线38天,在豆瓣上有近35万人评价,豆瓣评分8.6分,近一半的人为这部剧打出了5星。猫眼专业版显示,3月31日《山河令》的热度依旧在猫眼热度榜上排名第一,历史最高热度更是一度达9790.11。

图片来源:豆瓣

这样的市场表现显然超过了马韬的预期。“我觉得我们用尽全力完成的作品应该不会很差。但能不能火,当时是没有办法预期的。”马韬坦言,“现在超出我预期很多,它给我的那种故事感、武侠感、悬疑感,就是我想要的。整个故事、制作吸引观众,对我来说是比较重要的。”

作为总制片人,相较剧集本身,她更加关注观众给出的众多反馈。“我会去看弹幕,关注观众给出的反应,他们给出的对这个戏的感悟和感觉有很多惊喜。”

惊喜的不仅仅是马韬和作为平台方的优酷。和当年《陈情令》异曲同工的是,《山河令》也捧红了龚俊和张哲瀚两位主演。自该剧开播以来,自称是“十八线小透明”的龚俊和张哲瀚,如今早已跻身明星网络影响指数排行榜前列,商业代言更是一路拿到“手软”。

中国娱乐指数数据显示,在3月22日~28日的活跃粉丝榜单中,龚俊和张哲瀚分别排名第四和第五,仅次于肖战、王一博和杨笠。而出道5年的龚俊,从0代言到如今手握近10个代言,只用了一个月时间。

据每经记者不完全统计,2月22日~3月18日,两人共累计官宣12个代言,包括沃隆坚果、一叶子、巴黎欧莱雅等多个品牌,龚俊更是两天连宣3个品牌合作。此外,两人还陆续接到了《王牌对王牌》《快乐大本营》等综艺邀约。

主演之外,《山河令》的火爆也吸引了更多的品牌方参与。CBNData星数显示,该剧播到25集时,至少有10个品牌通过贴片、口播、创意中插小剧场的形式追加植入,品类以食品饮料、互联网产品为主。

“演我戏的演员都火,说明我们做得还不错,未来也会有更多优秀的演员愿意来演我的戏,对于我来说是个好处。同时演员火了对他们的代言方、经纪方等也都有好处。”马韬表示。

《山河令》由成志超、马华干、李宏宇三位导演共同执导,他们身上有着突出的个人标签。

导演过《天坑鹰猎》《旋风少女》系列的成志超,更注重画面,香港背景的出身,也让他对武侠有着更深的理解。由他来把控《山河令》的总体画面,马韬认为正好。

马华干的个人履历中,以拍摄大型武侠、动作、特技剧集见长。《山河令》的开场就是一段打戏,传统武戏融入舞蹈风格,契合剧组对打斗戏“美”的核心要求。

有视觉美不够,李宏宇的加入,更细腻处理了内在感情戏。“包括演员的表演,我不想是以前那种武侠剧硬邦邦歪歪扭扭的镜头,一说到武侠可能就是那种黄沙滚滚,我们不需要那种,反而是很靓丽的构图,才能体现出新派武侠的东西。” 李宏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解释。

综合而言,“画面、武打、情感”三位一体的呈现,展示了武侠江湖包罗万象的内在底蕴,在马韬看来是《山河令》火爆的重要原因。

此外,剧组还请了负责《琅琊榜》《伪装者》服装的韩广仁。“他对服装质感的要求非常高。”马韬直言,他甚至会根据拍摄镜头的不同来制定演员不同服装的面料。“头套都是现织的,量身定做,到了现场后根据脸型调头套,会把你的比例调到最合适最完美。”

在《山河令》中,周子舒和温客行两个角色不仅装扮相俊美,演员演技和角色适配度也令观众满意,直呼越看越“上头”。“张哲瀚和龚俊两个人,是我们和优酷一起定下来的,也可以说是老天爷选的。”马韬笑着回应选角。

提到张哲瀚和龚俊,马韬抑制不住对他们的满意。“我当时选演员,第一要求有丰富的表演经验,而且岁数一定要符合戏里面的人物年龄。”这么综合看下来,张哲瀚饰演周子舒,龚俊饰演温客行就是最恰当的选择。

“我不光喜欢他们两个,别的角色我也很喜欢,每个人物都是有血有肉的。《山河令》虽然女性角色很少,但都有她自己的故事,在诠释大多数都是男人戏时,几个女孩也很出彩。”

马韬强调,在她理解中,《山河令》就是一个小小江湖,江湖里有各色人物,从这个小江湖可以映射到生活的大江湖。“制作的时候,目标受众是按18岁到40岁之间,我们做的时候就试图要破圈,我们不止要针对一个类型。”

到现在为止,马韬本人已翻来覆去看了十几遍《山河令》,每看一次都能收获新的感悟。

2018年6月,慈文传媒拿到了《山河令》的项目,确定总制片人后,一度花了半年时间寻找编剧,直到2019年2月初,才确认了编剧小初。

“我看了很多剧本,觉得他写得很好。”马韬评价道。小初写了《山河令》大纲、人物小传,大概十集剧本储备后,和马韬一同去优酷过会。

《山河令》原定在2019年底开机,没想到很快碰到疫情,一度搁置,直到2020年6月2日才真正开机。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从开机到真正上线,也就半年多时间。相比大部分剧,留给《山河令》前期的预热宣传时间并不多。

在拍摄时,《山河令》的经费就不富裕,有观众在观剧时,发现群演竟靠复制粘贴和镜面翻转,便调侃道说“5个人硬是复制出25个人的气势”;拍雨戏时,别的剧组都是人工降雨,《山河令》剧组洒水车都不租,就等着降雨才开拍,网友说:“这是穷得就剩下时间了。”

虽然都是玩笑话,但《山河令》的确没有含着“金汤匙”出生。在回忆拍摄过程的最大困难时,马韬思索后给出的回答是:“投资不大,景不够,人也不够。”

疫情影响下,那段时间进组拍摄需要先隔离21天。此外,搭一个景就要五六天,实际上拍摄一天左右,要另花两三天拆除,再去新的地方搭建。“我们景有300多个,制景人员可能是两班倒着来算的。”

不是大投资,没有大演员,没有豪华配置,《山河令》起初只定位为A级剧,但马韬心里已经满足了。“你给我A级剧,我愿意冲冲S级。很多人都说《山河令》是个小透明剧,小破剧,前期都不怎么被人看好,但我心里是向着S级去的,也是照着那个要求做的。”

马韬透露,《山河令》是优酷的定制剧,从剧本创作初期,双方就达成了互相协商的默契关系。“他们很用功,也很卖力,陪着我们一起熬夜,这也是剧能火的一个重要因素。”

“他们可能拿不是很高的钱,但是花了200%的精力和设计到《山河令》里来,是我很感动的地方,我就要认认真真把剧做好。我想在龙门阵里冲一把,看看能不能跳过这个龙门。”

现在,《山河令》的演员火出圈,衍生品也大卖,粉丝追着求续集,一切在向光明的地方走去。“我希望一个好剧做出来,大家都能够赚钱,不能让平台老亏钱。”

图片来源:除标注外,来自山河令官微

记者 | 毕媛媛 温梦华   编辑 | 董兴生

每经影视获邀,已强势入驻网易号、搜狐账号、头条号、企鹅号、百家号、一点号等平台

|每经影视  meijingyingshi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极光加速器insios客户端

极光加速器insios客户端 隐藏您的 IP 地址,让您可以匿名地浏览网站,保护您的个人隐私,不会被让任何人追踪您的网络行为 保护隐私
免费下载地址:点击获取

你心目中的太空机器人,

是这样?↓

还是这样?↓

太科幻了吧!

实际上,我们今天要看的机器人,长这样

它的学名是双足大仿人机器人。这是一种在形态、行为和思维层面类似于人的机器人,目标是完成人能完成的多种任务。

这个“精神小伙”由北京钢铁侠科技有限公司研制,近日已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下属的北京控制工程研究所签约,有望成为一款空间仿人智能操控系统。

据了解,这个双足大仿人机器人可以完成行走、倒水等多种任务,支持语音交互、视觉识别等功能。

未来,在生活服务领域,双足大仿人机器人可以作为一个全能助手,为人提供端茶倒水、养老陪伴等服务;在特种应用领域,双足大仿人机器人可以作为替代人在艰苦或危险环境里工作的“分身”。

业内专家介绍,用机器人当宇航员,主要出于两方面考虑:第一,外太空执行任务周期越来越长,人不能一直不回家;第二,在舱外执行任务时,避免人直接遭受高能粒子或者高速物体的袭击,防止人遇到危险。

为了符合太空空间应用,研发人员在机器人自由度分布、结构设计方案、功能实现方法等方面做出了大量创新和升级,让机器人和航天任务能够紧密结合。

双足大仿人机器人的灵活性是一大优点。不过,人体通过复杂的关节和自然系统维持平衡,要在机器人身上复制起来却相当困难。

波士顿动力公司研制的Atlas,无疑是目前的佼佼者↓

此外,多国宇航局均采用双足大仿人机器人作为机器人宇航员的一个方案,进行了长期研发。

来自我国不同机构的科研人员也正在不断努力,从受力反应到“运动脑”,从视觉导航到自主学习,要让国产的双足大仿人机器人不断升级换代、迎头赶上。

记者:董瑞丰

极光加速器ins加速器客户端

极光加速器ins加速器客户端 v2.4 全新发布~优化加速方案,更快啦~支持谷歌订阅支付,首月超低惊爆价!
免费下载地址:点击获取

现在想想,如果这样短视而冒犯的言论存在,那它不仅可笑,还把问题中的性别主体给弄反了。

从播出的改编内容来看,如果这其中存在真正的问题,问法也应该是:现在的男性观众,已经不配看国产剧了吗?

从2011年甄嬛杀回后宫开始,女性题材的作品就慢慢称霸了大小屏幕。

如果说古偶仙侠剧《香蜜沉沉烬如霜》的男性观众占11%,后宫成长剧《如懿传》的男性观众占19%,还合乎情理的话,男频小说的改编剧《夜天子》、《天坑鹰猎》、《海上牧云记》等,同样以低于40%的男性受众比让出了遥控器,就让人感到疑惑了。

直到大女主剧走完它发展的第一阶段,开始陷入困境的时候,《庆余年》、《赘婿》、《山河令》等男频剧才以大幅改编、女性友好的姿态,得到了市场的一点认可。

心动了吗?/《山河令》

躲在国产剧“得女性者得天下”的路径依赖里偷懒太久之后,我们已经快不记得那个男同学们争论前日剧情、同一世代共享追剧记忆的从前了。

说到底,摊在沙发上、挤在地铁里的追剧人们,对大众影视的期待也不太复杂。

那为什么在美剧、电影,甚至其他娱乐方式,都在无限抢夺受众注意力的时候,国产剧却毅然地把男性观众关在门外呢?

是男性观众真的不爱看剧吗?否定的答案,显而易见。

可以说从电视机进家门开始,客厅沙发上瘫坐着一个手捧遥控器的男性,就是家中标配。

80年代,当第一批引入的港台武侠片登上银幕起,男性观众就轻易地被俘获了。

当年的5毛钱特效奇迹般地可视化了“男频鼻祖”金庸古龙,从此,江湖恩怨、家国大义点燃了热血,黄蓉、赵敏成为了初恋。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黄蓉。/1983版《射雕英雄传》

与此同时,一系列大陆自制的传统文学改编剧也接连成为经典。

《西游记》、《红楼梦》、《三国演义》和《水浒传》,不仅惊艳了当时还不资深的电视观众,它们甚至跨越了时间和人群的预设,至今称霸B站,随机贡献着最新的热点。

步入90年代后,电视剧的题材丰富了起来,别说男女观众同追一剧,红极一时的电视剧甚至产生了全民无差别洗脑的社会效应。

现实题材的《渴望》、《永不瞑目》;爱情题材的《过把瘾》、《将感情进行到底》;情景喜剧《我爱我家》、《编辑部的故事》……把一家人全都按在了电视机前。

《我爱我家》中的一家人集体观看《我爱我家》。/《我爱我家》

紧跟而来的琼瑶热,同样不分性别地塑造着观众们的观影偏好。

遍地的“还珠格格十级学者”里,男性根本就不让巾帼,讲起女神晴格格,全都是一副害羞神情。

张艺兴就经常在综艺节目的东拉西扯中谈到《还珠格格》,骄傲声称自己是和萧剑萧老师一样,四海为家。

谁不想和晴格格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还珠格格》第二部

当90后、95后开始逐渐形成自己的审美趣味,国产类型剧也更为成熟。

2000-2010这十年间,《康熙王朝》、《汉武大帝》等历史剧,《金婚》、《蜗居》等现实伦理剧,《刑警本色》、《重案六组》等刑侦剧,《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等军旅剧,《潜伏》、《暗算》等谍战剧,让各类题材的国剧都有了大量忠诚的男性观众。

在那个黄金年代,如果有人问出“男性能不能成为观剧主体”这样的问题,简直无法想象。

但今天,我们只有在过年回家发现一个还在看《亮剑》重播的老父亲时,才偶然想起,国产电视剧也曾是男性的生命需求。

李云龙看到你们都烦。/《亮剑》

无怪乎最近几年男性电视剧爱好者越来越不满起来。

“一天到晚辫子宫斗剧,看脸的恋爱剧,怎么现在的电视剧都是拍给女的看的”的提问,随之在天涯社区激增。

除开贡献了《伪装者》、《琅琊榜》等佳作,拍女性剧却接连被骂的正午阳光外,能得到男性观众认可的国产剧简直凤毛麟角。

“这是逼着我们去看美剧吗?”男剧迷们疑惑。

确实,男性观众追英美剧的热情从来不减。《西部世界》、《斯巴达克斯》、《纸牌屋》、《权力的游戏》等作品不断受到国内男性用户的追捧,即使需要为平台付费,他们也没有被劝退。

沉醉于美妙的权力斗争中。/《纸牌屋》

男性看剧的需求是存在的,当国剧题材无法满足他们的时候,有人投奔了美剧,有人转向了剧情精巧的游戏,也有人就此消失在大众娱乐的消费统计中。

国内的电影市场有一条45:55的男女观众黄金比例,《红海行动》、《西虹市首富》、《我不是药神》等几部30亿体量影片的受众性别分布,都大致在这个数字上波动。

对比起来,热门国产剧不到两成的男性观众,真的好像完全消失了一样。

看剧却不追星,

就不配做观众吗?

影视剧制作逻辑的变化,或许是最终导致男性观众失语的起点。

从2015年开始,IP+流量的国产剧不败公式,反复成功,再反复被复制。

《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古装偶像玄幻仙侠爱情伦理婆媳育儿片,一下子让人们眼前一亮,或者眼前一黑。

眼睛一睁一闭,七万年过去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得到过市场认证的原著小说、自带千万粉丝的顶流演员,成了资本和制作方的定心丸。不仅播放量不用愁,连剧集的前期宣发、后期数据都由无所不能的粉丝代劳了。

粉丝代替了观众,成为国产剧的主要观影人群。

如果说在这个人群更替的过程中,有一部分人被排挤出去了的话,那他们多数就是不爱追星的男性观众了。

且不论在这种影视制作逻辑下,剧集的质量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承认看爽剧是现代高压生活中的一种切实需求,不也就意味着“玛丽和杰克同苏,男频与女频共爽”,才更加合理吗?

比如在IP的源头网文领域,位列2017年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前几位的唐家三少、天蚕土豆、无罪、月关等,无一不是男频文学创作中的佼佼者。

他们的上榜,不仅证实了男频文学能提供的代入感,是真实存在于男性群体的需求,更进一步向资本说明,即使是付费体验,男性受众也同样是会买单的。

但即便如此,面向男性受众的IP作品要影视化,也会面对独有的困局。

对资本来说,当粉丝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新的红利,当看剧追星和生活消费紧密地捆绑在了一起,消费需求排在宠物猫狗之后的男人们,就再也不是国产剧讨好的对象。

粉丝经济,你不会懂。

大多数国剧观众(男性主要在此范围内)或许会为爱看剧花一份会员的钱,却很难在此基础上贡献更多了,但追星群体(以女性为主)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行为方式。

36氪曾在《粉丝经济下的用户行为观察报告》中提到,购买明星同款的消费者中,女性占到了76%,比男性消费的两倍还多。

只是看着大女主剧的接连红火,再看看依然蒙尘的千万个头部男频IP,实在让人很难不手痒。

所以,不信邪的人们终于分别以6亿、4亿和3亿的天价,将男频IP《武动乾坤》、《择天记》、《海上牧云记》改头换面。

难兄难弟。

遗憾的是,原著中凸显探索感的异大陆世界,变成了无法非线性叙事的电视PPT;粉丝主体为女性的流量明星,扮演起书中物化女性、缺乏逻辑的屌丝男。

内容如此,除了“书迷大喊毁原著,粉丝疾呼毁三观”,还会有其他结局吗?

这样五星与一星齐飞的剧集,就算依然有人在看,也早已和剧无关,与男性观众或者女性观众也无关。

它们只是为粉丝提供的产品,只是刚刚好,粉丝中更多的是女性。

近日收官的《山河令》,彻底摆出了将男性观众拒之门外的姿态,“直男能坚持看到第几集”甚至成为了一种博眼球的挑战。

从《传闻中的陈芊芊》中的女尊城邦,到《赘婿》中绣花奉茶的男德学院,再到《山河令》意外放大的耽改尺度,刻意向女性观众释放的讨好信号不言自明。

陈芊芊的颠覆,依然只是传闻。/《传闻中的陈芊芊》

虽然,对传统权力逻辑的挑战和解构让人喜闻乐见,但抛开这些已经夸不出花的表面设定,不能细想的剧情仍是其套路化的本质。

《陈芊芊》还是换汤不换药的甜宠剧,《赘婿》里挑战权威的宋轶依然会沦为郭麒麟的秘书,《山河令》的成功也只能说是演员彩蛋巧遇了同行衬托。

在刻意讨好女性的设计下,即使是颇受美誉的剧集,看几段精彩集锦、刷一眼微博话题,就能大致领略它们的风采。

在耽改101中C位出道。/《山河令》

如果说这些成功里还有什么共性的话,同为“古装言情剧”,可能也是它们只需稍稍努力就能获得认可的先机。

在这个最优质的内容唾手可得的年代,选择“更好的”是必然结果。

悬疑、警匪、行业剧等传统上更吸引男性的题材,需要面对的是全球范围内的竞争,但以女性观众为主的古代才子佳人以及神仙谈恋爱的题材,却是本土化的独一份。

这样差异化的同期竞争,或许就是一些女性向流量剧险胜的机缘之一。

有一些才子佳人的戏,只能是我们独有的。

如果作品本身无法为自己正名,那么题材、受众、资本、流量加在一起,都不够解释其成功或失败的原因,而一旦剧集本身足够有吸引力之后,它们是怎么男女通吃、老少皆宜的,还会需要赘述吗?

当《隐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迈出了国产悬疑片的既有框架,当《山海情》和《大江大河》系列把主旋律剧集推到了热搜顶端,无需费劲安利,美剧爱好者和游戏狂徒们也都会停下手里的事情,转向视频APP和电视遥控器。

其实,反思我们是怎么失去男性电视观众的过程,也是反思国产剧兴衰起伏的过程。

优质国剧,初露锋芒。/《隐秘的角落》

年轻人的眼光越来越挑剔,市场的选择越来越严苛,能生存下来的,必然是能打动大多数人的内容、更能满足细分受众的题材。

我们也无需太过担心男性电视观众的文娱生活,毕竟有了真正吸引他们的剧集,他们自己就会回来的。

《国剧40年“类型”变迁史·上篇|国产剧类型化·剧变(5)》烹小鲜2020-10-27

《男性观众已经“不配”追剧?》歪道道2021-03-11

《我们分析了50部男频剧的用户群体,遵从这些规律或许就能避免扑街》话娱2020-09-17

《<赘婿>和男频剧》犀牛娱乐2021-01-11

《陈芊芊的俗套,把我套死了》新周刊202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