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快网加速器

快网加速器加速器客户端

快网加速器加速器客户端 Turbo – Your best choice of downloading in Philippines! Let’s enjoy the secure, fast and unlimited free Turbo right now!
Main features of Turbo :
* Unlimited free servers for Android users.
* Different streaming servers to enjoy high-speed streaming experience.
免费下载地址:点击获取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李云舒报道 百万吨核废水,将被倾倒向太平洋。

日本政府4月13日早上召开相关阁僚会议,正式决定向海洋排放福岛第一核电站含有对海洋环境有害的核废水。

有研究显示,核废水排放后,只需要57天,放射性物质将扩散至半个太平洋——世界上最大、最深、边缘海和岛屿最多的大洋。

日本福岛核事故造成放射性物质泄漏,对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排污入海”显然不仅仅是日本国内的问题,更是影响全球海洋生态和环境安全的国际问题。

核废水储水罐将满,日本政府决定向大海排放符合“标准”的核废水

十年来,大量无法处理的核废水,一直是悬在日本上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太平洋地区发生里氏9级地震,继而引发海啸。由东京电力公司运营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因海水灌入发生断电,其4个核反应堆中有3个先后发生爆炸和堆芯熔毁,造成灾难性核泄漏。

这场事故等级被定为核事故最高分级7级(特大事故)。至今,福岛核电站周围仍然无法正常住人。

核废水处理,是福岛核事故善后处理中的一个重大难题。为了控制核反应堆的温度,东京电力朝反应堆内注入了大量冷却水。反应堆内的冷却水再加上雨水与地下水日复一日地涌入,核电站内源源不断地产生越来越多带有辐射物质的核废水。

日本媒体分析称,日本政府决定排出核废水,原因可能是福岛第一核电站储存核废水的储存罐容量即将达到上限。

2011年3月11日,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灾难性辐射泄漏,用于冷却核反应堆的辐射污水预计明年秋天达到储量极限。(资料图/图自人民视觉)

当前,东京电力公司采用“边截流边治理”的方式处理核废水问题,一边在核电机组厂房周边设置地下汲水井,用截流的方式减少地下水流入,一边使用多核素去除设备用于清除核废水中的放射性物质。由于现有技术无法有效去除核废水中具有放射性的氚,含氚污染水被存储在大型储水罐内。

据日本媒体报道,现在每天新增的核废水约为140吨。东京电力共准备了约1000个储水罐,总容量约为137万吨,目前9成已装满,所储存的处理过的废水超过120万吨,预计2022年秋季达到极限。

今年2月,日本政府负责处理核废水问题的相关委员会发表了一份报告,列出了“海洋排放”和“水蒸气”两种方案处理核废水。该报告宣称海洋排放“更加切实可行”,按照日方说法,氚排入海中对人类健康影响“相对较小”。

真的只剩下向海洋排放一条路了吗?日本“核能市民委员会”曾指出,“大型储存罐在陆地上保管”或“用灰浆凝固处理”是现有技术下解决核废水问题的最佳方式,可以确保核废水在陆地上妥善保管。

“虽然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内无空间新建储存设施,但在核电站周边许多因辐射浓度超标且无法居住的空地上,完全可以新建储存设施。”中国海洋大学教授、中国海洋大学海洋发展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金永明认为。

此前也有日本媒体指出,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有大量因辐射量过高而不宜居住的区域,这些闲置土地完全可以用来新建存储设施。

不过,从成本效益考虑,日本政府认为最好的方法是经稀释后向大海排放符合“标准”的核废水。毕竟,把核废水往大海里“一倒了之”,显然比建设更多储水罐省事、快捷,还省钱,眼不见心不烦。

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处理事故不断,背后是人为的灾难

在日本政府向国际社会公开倾倒核废水的决定之前,福岛核电站的核废水已经数次“闯祸”。

2011年4月,东京电力公司就曾将内含低浓度放射性物质的1.15万吨污水排入大海。对此,时任内阁官房长官的枝野幸男辩解称,排放污水是“实在没办法的事”,但这“不会立即对邻国产生辐射污染”。

2013年8月,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严重泄漏。据日本媒体报道,核厂储存槽泄漏出约300吨高度污染的核辐射水,“可能已经流入海洋”。这是核灾危机发生以来的最严重的辐射废水外泄事件,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将该问题升至国际核能事件分级表第3级“严重事件”。

2013年10月,含有放射性物质的废水从福岛第一核电站蓄水罐群周围的多处防漏围堰内溢出。经检测,从核电站港湾外连接外海的排水沟中采集的水样中,锶等释放β射线的放射性物质,最高辐射值每升的辐射强度已经高达14万贝克勒尔。这是有史以来此处检测到的辐射强度的最高值。

2014年4月14日,东京电力公司宣布,福岛第一核电站再次发生泄漏事故。高浓度核废水被误送至其他厂房,约200吨核废水泄漏至地下室,原因是平时不使用的水泵被打开。该公司称,泄漏的是冷却反应堆后产生的高浓度废水,由于处于清除铯等放射性物质之前的阶段,每升废水中含有数千万贝克勒尔的放射性铯。

每一次事故发生后,东京电力公司相关负责人都进行了“诚恳的道歉”,但并没有解决实际问题。

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事故发生后,东京电力公司曾表示,海啸是无法提前预料的。然而,来自政府和独立调查机构的报告,都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描述为人为的灾难,是安全疏忽、监管机构疏于监督和相互勾结的结果。

据日本媒体报道,早在2008年日本国内就有独立调查机构分析福岛第一核电站所在地有可能遭遇7级以上大地震和10米级海啸的冲袭,但是当时东电公司却以“并未感到有采取应对措施的需要”低调处理,而这份预警报告则是拖延到2011年3月7日才递交到日本核安全机构手里。

正是由于日本消极应对此次核事故,才使得事态持续升级并迅速失去控制。而福岛核事故善后不力,日本政府难辞其咎。为避免东京电力公司破产,日本政府虽然对其采取了实质上的国有化,却没有在核事故处理上负起应有的国家职责,而是任由信用破产的东京电力继续将福岛核电站变成一个“信息黑洞”。

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一名委员在考察核废水泄漏问题时发现,东京电力甚至没有记录核废水储存槽周边辐射量的变化。换句话说,核事故发生以来,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制定的应对方案实际上已破绽百出。

更令人惊讶的是,据共同社报道,福岛第一核电站内保管废弃物和瓦砾等的集装箱中,无法把握箱内所装物品详情的,约有4000个。报道称,福岛第一核电站厂区内,今年3月在放置集装箱的区域地表发现了辐射量较大的凝胶状块形物,有可能是从被腐蚀的集装箱外泄的。

核废水不仅对人类具有潜在的毒性,还能以更持久和更复杂的方式影响海洋环境

有日本学者指出,福岛周边的海洋不仅是当地渔民赖以生存的渔场,也是太平洋乃至全球海洋的一部分,核废水排入海洋会影响到全球鱼类迁徙、远洋渔业、人类健康、生态安全等方方面面。

引起恐慌的核废水,究竟有何可怕之处?

所谓核废水,是在冷却核反应堆后残留的废水。根据日本专家的研究,核废水中的主要污染物是氚等多种放射性物质,它们各自的半衰期有所不同。氚的半衰期约为12.43年,铯-137的半衰期是30年,锶-90半衰期29年,它们的危害都不是短时间内能消除的。

为了安抚国际社会,日本政府正极力宣传排放的安全性。东京电力公司称,绝大部分放射性物质经精密的过滤程序后都可以清除,在核废水入海前,还会进行二次处理,把废水里氚的浓度稀释到日本国家标准的四十分之一。东京电力一名负责人甚至在采访中声称,这些核废水即使每天喝下去2升,也不会对身体健康造成损害。

然而,根据“绿色和平组织”去年10月发布的报告,福岛核废水中含有的大量氚和碳-14,将大幅增加人类集体接收的辐射剂量,存在损害人类DNA的潜在危险。用该组织高级核专家肖恩·伯尼的话说,废水中的有害元素和其他放射性核废料将危害环境达几千年之久。

此外,这些放射性物质很容易进入海洋沉积物,被海洋生物吸收。它们不仅对人类具有潜在的毒性,还能以更持久和更复杂的方式影响海洋环境。

韩国民众抵制日本海产品 图源:环球时报

在无数生命栖身着的太平洋面前,日方所谓“对人体无害”的说辞显得无比单薄。

太平洋的生物是世界各大洋中最为丰富的,生物量占世界大洋的50%以上。太平洋动物种类为其他大洋的3至4倍,仅印度尼西亚各群岛海域就已知有2000多种鱼类,热带太平洋软体动物门区系超过6000种,石珊瑚类超过2000种。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分院太平洋海洋研究所实验室首席科研员、生物学博士弗拉基米尔·拉科夫指出,“各项标准都没有充足的依据,对于某人而言,所谓的浓度就是标准;但对其他人而言,则是其他指标。生物体是不相同的。也许,这合乎人的标准,但对章鱼呢?显然不是。又比如,对鲸而言,只需相当少的剂量就能让它们死亡。对于数百万种海洋生物的标准并未制定。”

此外,拉科夫表示,这些核废水即使经过净化,如果被排到海洋中,仍可能导致放射性同位素留存在包括鱼类在内的海洋生物体内、继而在人体内积累。

浩瀚的海洋的确可以稀释放射物剂量,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将总量可观且具有较长半衰期的各类放射性物质释放进入全球水循环系统的先例。诸多科学家与环保组织均表示,由于核废水的巨大体量和现有技术的有限,无法完全预知排放的废水将给海洋环境和人类安全造成什么潜在伤害。

“诚然,日本政府曾多次强调向海洋排放的核废水符合相应标准,并获得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认可,但日本国内外至今依然反对将核废水排入海洋,主要原因就在于核污染影响的深远且未知。”《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北京大学历史系客座研究员蒋丰表示。

蒋丰指出,发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水俣病事件”,是因为日本氮化肥公司1925年开始向水中排放未经处理的废水,但直到1956年水俣病患者才开始大量出现,并对海洋生态环境造成严重污染。最初人们以为是排入海洋中的氮造成的影响,但最后通过调查研究发现罪魁祸首是汞。

“因此,日本政府今时今日向海洋排放符合‘标准’的核废水,但又有谁能保证未来不会发生类似的‘水俣病事件’呢?而且,当年的‘水俣病事件’主要集中于日本部分区域,但排放入海洋的核废水将会蔓延至整个太平洋,其造成的影响必将更为严重且深远。”蒋丰说。

把因自身疏忽产生的灾难性结果转嫁到海洋当中,是极端不负责任,也是极端短视的行为

2021年3月,东日本大地震10周年之际,日本首相菅义伟赴福岛县视察。他表示,“核废水的储存罐不断增加,存放场地愈发紧张,在这种状况下我们不应该总是推迟做决定,将在恰当的时候负责任地做出决策。”

向太平洋倾倒核废水,就是负责任的决策吗?

日本政府的这一决定,在日本国内外遭到广泛反对。根据民调,约有50%的国民反对政府这一决定。日本全国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明确反对将核废水排入海洋,福岛民众在多地发起示威抗议,举起“海洋在哭泣”、“反对含氚废水排入海洋”等标语牌,反对日本政府的相关计划,希望政府不要单方面强行决定。

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崔泳杉在4月8日的记者会上表示,“迄今为止,我们一再强调日本政府需公开信息,遵守国际社会可接受的环境标准,以及进行客观透明的检查。”此前,韩国水产业协同组合中央会会长任俊泽曾会晤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参赞长井真人,反对日方将核废水排入大海的设想。韩国济州道知事元喜龙也敦促日本政府提供信息和展开磋商。

4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就日本拟决定核废水排海事答记者问,他表示,中方已通过外交渠道向日方表明严重关切,要求日方切实以负责任的态度,审慎对待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处置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霍政欣表示,国际社会迄今为止,将核废水排入海洋这一做法史无前例。霍政欣认为,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日本政府如果将核废水排入海洋,将构成典型的海洋环境污染行为,不仅有违于国际道义,也应承担相应的国际法责任。该公约明确规定了各国有保护海洋环境的义务和责任。日本也有义务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防止、减少和控制海洋环境污染。

对于如此严重的问题,西方国家及其媒体却陷入了沉默。损害全球自然环境、对包括人类在内的众多生物造成深远伤害的行为,被热衷于炒作“人权”、“环保”议题的西方媒体选择性地集体忽略,更显讽刺。

1956年加入联合国至今,日本一直将自身定位为一个“负

快网加速器ios客户端

快网加速器ios客户端 无“限”流量访问,海量覆盖,支持加速各大国内网站影音app,超清4K视频播放无压力,给海外用户最优质的高速的体验。
免费下载地址:点击获取

小甜剧《司藤》大家都看了吗?这部集奇幻、悬疑、爱情于一体的网剧,自开播以来就热度不断。

讲述的是由张彬彬饰演的设计师秦放意外坠入山崖,唤醒由景甜饰演的沉睡数十年外星后裔司藤,两人彼此守护共同成长的故事。

尤其是在景甜饰演的司藤出场后,不少网友表示都被司藤的造型惊艳了,之前12集就换了18套造型,各式各样的国风造型令人应接不暇。

时而端庄优雅,时而妩媚动人,仿若穿越到了上世纪30年代的老上海,景甜把国风服饰的美演绎到淋漓尽致。

不少网友挖到起劲儿,关于#景甜到底有多少旗袍#、#景甜春日在逃公主#纷纷上了热搜。

还因为剧里太多次让导演客串、编剧儿子演路人甲、探班记者拉去当群演,被网友笑称:剧组真是又穷又精致,大概所有钱都拿去给司藤买衣服了!

但真实情况却又反转,《司藤》根本没有任何服装品牌赞助,大多数是服装造型师的私人定制,还有小部分是她的个人收藏,只有几件才是剧组直接买来的成衣。

这通操作下来,着实是让不少网友惊呆了,这么应情景的国风服饰,结果都是自己大刀阔斧改的?司藤身上的衣服到底有多精彩?

景甜光是凭借在《司藤》中的古风造型就上了好几次热搜,连没看过这部剧的路人观众都觉得服化道真的太适合司藤的角色了,身段、气质,都被拿捏得刚好。

这其实是和造型师特意为角色设定的“植物系穿搭”息息相关,司藤作为植物的化身,服装上也要保留着植物的特点。

细心的观众就会发现,在司藤的衣服上,经常会出现大量的植物元素,什么花啊、藤啊,都暗喻司藤作为“藤系代言人”的身份。

服装的颜色也大都围绕着植物色系转,深青、淡蓝、青白,感受下,就是这种浓浓的植物系氛围。

在第一集“复活局”中,司藤被凡人男主秦放唤醒,当时司藤身上穿了一套珍珠白的绸缎刺绣旗袍。

这套服装不仅能在司藤身上体现着温婉、复古气质,还可以将大家迅速代入“穿越人”的氛围中,最重要的是当摄像灯打在丝绸上反射的光,会给人物增添一种神秘感。

本藤出场,必定闪闪发光,这不秦放一下子就被光环震慑到了,开始胡言乱语。

被唤醒之后,高冷的“植物女王”便与秦放的命运牢牢地锁在了一起,作为沉睡百年的时髦精,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拉着秦放去买新衣服!

穿惯了旗袍的司藤,来到现代选的依旧是旗袍,改良后的半袖青色旗袍勾勒出了司藤婀娜多姿的体态,湖绿金丝刺绣旗袍披上米白色绣花大衣,就一个字:美!

为了符合现代的审美,司藤身上演绎了很多融合现代设计的改良式旗袍。

这件姜黄色的旗袍套装,剧本中的设定是从高级专柜中买来的,领口勾花设计与深浅交叉的黄色纹路增添了细节美感,还带了点波西米亚的异域设计,这般精细的设计与司藤挑剔的口吻很是般配。

同时也彰显了秦放殷实的财力,穿上身后“富家千金藤”那味儿瞬间就有了。

司藤调查关于自己的身世,越来越多的故事浮出水面,在司藤与过去族人的一番交锋之后,司藤决定与男主秦放先找一住宿休息下,

文化绿洲司藤在沏茶练字时选择的都是更具有古典气息的中式汉服,宽袖的设计与衣服的水墨感更符合人物此时的剧情需要。

精细的花纹缝制让人眼前一亮,古香古色的气息扑面而来,司藤好似不施粉黛的闺中小姐正在院中煎茶、练字,和宁静的住宿小院融为一体,仙味十足。

在客栈过了几天悠哉日子,司藤又换上了满身白花刺绣的旗袍,玲珑的美人形态跃于荧屏间,特别是临近落日时,她独身站在住所的阁台之上,在昏暗的余晖衬托下,旗袍上的立体刺绣花朵若隐若现,美得拨人心弦。

而在与悬门相约,赴宴之时,为了配合“黑化”的司藤,衣服的造型换成了贵气的深紫色披肩款旗袍,精致的花纹与内里的黑色薄纱烘托了氛围感,还用金线秀于领口处突显整体的贵气。

司藤在剧中随着剧情的发展和场景的变换换装,每一套装扮都让人叫好,衣服选用精湛的刺绣工艺体现传统中式服装典雅的美感,样子设计又迎合了现代化的审美,古今融会贯通,难怪会频频登上热搜!

为了配合服装,连她的妆容都是配套,细弯的柳叶眉与披散的及腰长发,看得出来剧组在服化道上是真的非常用心了!

除了根据人物和场景及故事情节设定服化道之外,服装本身还拥有着三大块的布局设计,分别是过去的旗袍风格,以及中式民族风格,还有一些中西结合的现代复古风格,在改良创新过后,展示出司藤的多重美貌,为剧情锦上添花。

剧中司藤的初始角色设定在民国时期,所以在剧中出现了大量的旗袍穿搭,从传统的刺绣旗袍到后面改良的倒大袖旗袍,完美地顺应了剧情的发展。

身为女主的司藤穿着珍珠刺绣云肩与素雅的真丝旗袍,富贵藤的气质被稳稳拿捏,仔细看,领口处还镶嵌有宝石设计。

这种将首饰镶嵌于领口的设计从《红楼梦》中便有所体现,曾描述道“翡翠撒花洋绉裙”,“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而这套珍珠白的服装与王熙凤的领口镶嵌宝石的服饰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被唤醒之后,司藤穿了一身藤花刺绣的半袖绸缎旗袍,衣服上的藤花刺绣刚好暗示了她是白藤的身份,袖子设计借鉴了民国二十年的倒大袖旗袍。

倒大袖旗袍是民国很新潮的款式,区别于改良清朝服饰的传统旗袍,张爱玲曾在《更衣记》中形容这种款式的旗袍为“喇叭管袖子,飘飘欲仙”。

青墨黑的披肩与白底的藤花刺绣的旗袍彰显传统之美,配合读云卷的剧情需要,也是很应古墨生香的情景,内里的旗袍样式仿于近代旗袍,修身剪裁,侧面开衩,同样是影视剧中常见的旗袍款式。

司藤在戏楼的装扮灵感来源于戏曲,将流苏、丝绒的材质用于旗袍上,与精美绝伦的绣花相配合,十分抢眼。

除了较为切合近代部分剧情的旗袍服装外,司藤还穿了不同样式的中式服装,配合特色的取景,看起来同样是韵味十足。

司藤穿的黑色绣花斗篷上绣着金线与花朵,斗篷是古代的保暖装扮,类似披风的款式在过去非常受女子欢迎,明朝的唐寅所著的《探梅图》中就曾写道:“梅花烂漫小轩前,鹤氅来看雪齐天。”

《红楼梦》中曾多次提到有关斗篷的描述——“青肷披风”“白狐皮氅衣”“大红羽纱的雪褂子”等,可见斗篷的材质与颜色的多样性。

中式的云肩也多次出现在本剧司藤的着装中,这种云肩的款式也是从传统的汉族服饰演变而来的。

云肩的雏形形成于魏晋南北朝时期,后流行于明代时期,不分阶级。

云肩的设计有多种样式,比如传统的四合如意的设计,还有比较常见的四合柳叶的款式,剧中司藤穿的云肩已经是经过改良过的,结合了现代感的设计,显得更为雅致时髦。

司藤在剧中修养身心时穿的中式袍类服装的改良款非常的具有书香气息,采用了传统服饰的对襟两边开衩的设计,活灵活现地把古色呈现在司藤的造型中。

这套民族风服饰看起来很有异域的感觉,配合在云南取景的背景,很有当地少数民族特色服装的气息,上面的藤纹团,也符合司藤的人物设定。

毕竟司藤来到了现代,一些带有中西结合特点的现代复古风服饰也常能在司藤身上见到。

像是在挤火车的桥段中,造型师运用了跟达那藏区气质很搭的民族织花大衣,搭配欧式束胸和小拉夫领的结合,营造出司藤很“不好惹”的感觉。

中式小云肩与西方维多利亚时期的服饰结合,碰撞出意外的效果,造型师解析,这套装扮就是为了表达女孩子美出自信,不必在意其他人眼光的道理。

除了这些经过造型师改良的服饰,剧中也出现了现代复古装扮,芥末黄的开襟设计又保留了一点古风的感觉,内搭奶白色高领毛衣,依旧是大气“富贵藤”。

剧中的服装还采用了大量的刺绣工艺,栩栩如生地将白藤的图样复刻在了多套服装中,不仅巧夺匠心体现了民族特色而且彰显了人物性格。

像剧中的服装都带有花草元素,刺绣的纹路大多也来源于植物的茎叶或是花枝,非常符合“植物系”的造型设定。

除了刺绣之外,在耳饰、发卡上也有所体现。

看完之后,还是不得不夸一句司藤造型的国风服饰造型真的太美了,用心在服化道上做好的剧实属值得,这种古典娴静的氛围美,又有谁能拒绝呢?

责编:王稳妥

助理:刘Raerae

快网加速器安卓苹果APP

快网加速器安卓苹果APP 百万用户最佳口碑,全球网络稳定加速!
一款专业手机网络优化加速产品,一键解决手机因网络问题造成的游戏及网络无法访问、卡顿、延迟、掉线、加载缓慢等一系列问题,提高网络的稳定性,彻底告别卡顿等问题。让你远离延迟,跳黄跳红等网络问题。
免费下载地址:点击获取

控制这一切的既不是人,也不是提前编制好的算法,而是一只名叫 Pager 的 9 岁猕猴。电脑显示屏中的两条光标通过不断移动接住小球,一来一往之间就像在打乒乓球一样。然而控制这一切的既不是人,也不是提前编制好的算法,而是一只名叫 Pager 的 9 岁猕猴的「意念」。今年 2 月份,马斯克曾在 Clubhouse 的聊天中称,Neuralink 已成功让一只猴子通过脑电波连接实现打电子游戏。时隔两个月,Neuralink 这周四公布了一段猕猴玩「意念乒乓球」(MindPong) 游戏的视频。「打乒乓球」的猴子和「三只小猪」Pager 一边贪婪地吮吸着金属管提供的美味香蕉奶昔,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Pager正在玩「意念乒乓球」游戏|视频截图视频一开始,Pager 在使用控制杆与电脑互动,随后控制杆被工作人员取走,Pager 依旧沉溺于游戏中。实现用意念控制光标移动的关键在于一个拥有 1024 个电极全植入的神经记录和数据传输装置,即 N1 Link。通过将 N1 Link 植入手臂和手的运动皮层区域,Pager 可以在有神经活动的电脑屏幕上移动光标,接住移动的「乒乓球」。运动皮层是大脑中参与计划和执行动作的一部分,Link 装置置于猕猴的左右两边:一个在左侧运动皮层(控制右侧身体的运动)和另一个在右侧运动皮层(控制左侧身体)。Pager 脑部的设备最初在 2020 年 8 月的一个发布会上被揭晓,被马斯克称为「头骨里的 Fitbit」。当时被用来展示的并不是灵巧的猴子,而是三只可爱的小猪。这三只小猪是脑机接口手术的对照组,通过外科手术将一枚硬币大小的装置植入大脑后,当小猪在场地中行走时,其脑电波信号将被传输到发布会的大屏幕中,以图像+声音的形式十分直观地展示给现场观众。「就像你骨头里的记录器」,这枚硬币大小的 N1 Link,可以置于颅骨内测,读取脑神经活动信息,实时无线传输脑电波数据的芯片。根据Neuralink 的说法,N1 仅需 900 纳秒即可读取出神经数据,并发送出去。Neuralink 推出的硬币大小的 N1 芯片植入该设备的过程也并不复杂。V2 是专门用于脑机接口手术的机器人,它能够完成揭开头皮,移除一小部分头盖骨,将芯片以及附带的上千个微型电极与脑细胞进行连接(插入深度约 6 毫米),之后再进行闭合等所有步骤。V2 的设计师透露,这个机器人可以通过机器视觉「看到」整个大脑。据称用 V2 植入 N1 Link 只要一天即可出院,不会有明显损伤。「意念乒乓球」游戏初步展示了 N1 Link 脑机接口设备潜在能力,但是 Neuralink 的重点显然不单单只是了解猪的想法或者创造出能「打游戏」的全能猴子。让瘫痪患者再次「行走」「加快人机交互速度,实现人机共生」,才是 Neuralink 的终极梦想。马斯克在推特上进一步表明了未来 Neuralink 的目标|网络截图像往常一样,马斯克周四在推特上进一步写道:「第一款 Neuralink 产品将使瘫痪者使用智能手机的速度比用拇指的人更快」。马斯克还表示,未来一个新的目标是将信号从大脑中植入的 Neuralink 设备传递到其他身体部位主要神经簇中的 Neuralink 设备,从而让瘫痪患者再次行走。此前,马斯克曾在多个场合提及,创办 Neuralink 的动力来自对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的恐惧。他说:”我们已经是半机器人了,手机、电脑就是你的扩展,手指的动作或者语音指令就是交互接口,但这种交互太慢了。”机器很可能会以指数级的速度将我们抛得越来越远,只有与机器「共生」才是未来的生存方式。「三只小猪」也好,「打乒乓球」的猴子也好,最终通向的都是人类的未来生存。时至今日,美国 FDA 已经批准了这项技术在人体进行临床试验,第一批试验对象为截瘫病人。在去年的发布会前,马斯克就曾在 Twitter 上表示,「Neuralink 具有帮助大脑受损、自闭症和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ALS,渐冻症)患者的潜力」。马斯克还曾夸下海口,认为脑机接口设备可以修复任何大脑问题,包括提升视力和听觉、恢复肢体功能、治疗老年痴呆症、检测并阻止癫痫发作、治愈中风等。除了帮助解决医疗问题外,向更遥远的未来看去,脑机接口似乎为「云端生存」提供了可能。如果电子设备能通过 N1 Link 捕捉动物的脑电信号,那么未来人类的大脑是不是也能与虚拟世界连接呢?从本质上说,如果你有一个完整的大脑接口,所有编码在记忆中的东西你都可以上传到「云端」,把你的记忆作为备份,然后再恢复这些记忆。甚至你可以把它们下载到一个新的身体或者机器人的身体里,将人的意识数字化,高保真地上传给电脑,在「云端」实现「永生」。「网络真是宽广啊!我们无从认知的新社会,已经开始孕育了!」也许到那时我们会发出和《攻壳机动队》女主一样的感叹。「脑机接口」的风吹起来了?丰满的理想吸引了一大批公司加入到脑机接口的浪潮中。到 2020 年,脑机接口企业融资数额不断增加,已达上亿元融资规模。2019 年及以前,脑机接口行业普遍以战略投资和天使轮融资为主,而如今,已有企业挺进到 B 轮融资。2021 年,国内脑机接口公司 NeuraMatrix 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 Pre-A 轮融资,博睿康获得了过亿元的 B 轮融资,由红杉资本独家领投。创业公司在奋力抢占这一前沿市场,巨头自然也不会无动于衷。除了马斯克旗下的 Neuralink,科技巨头谷歌、微软和 Facebook 也都明确支持脑机接口的发展。在国内,腾讯旗下的人工智能实验室——优图实验室也在探索脑机接口;2020 年,阿里公布「淘宝意念购」计划,也许在未来消费者动动脑子就能完成购物;游戏公司米哈游也与瑞金医院合作,投身脑机接口领域,试图打造游戏「虚拟世界」。如此看来,似乎从医疗、消费到游戏,脑机接口在未来均有着丰富的落地空间,但将目光收回到现在,其发展仍面临着重重困境。首先是技术上的问题,即便如今的 Neuralink 十分张扬,但其能力相对于拥有百亿级神经元数量的人类大脑而言,还差的太远太远。马斯克团队也承认,Neuralink 在未来最有可能的应用,还仅仅只是帮助高位截瘫病人恢复部分行动能力。Neuralink 在未来最有可能的应用是帮助高位截瘫病人治疗|视觉中国Neuralink 刚开始创立的时候,马斯克曾打算让 Link 的电极延伸到大脑深处,进入到类似边缘系统(有调节情绪功能,影响成瘾和焦虑)等区域及其子系统海马体(负责长时记忆等功能)。但如今四年过去了,Neuralink 还只是在皮质表面实验,如果没法访问大脑深层区域的话,Neuralink 就很难解决记忆丧失、抑郁、焦虑、失眠、成瘾或者很多的中风问题,「云端生存」这种事情就更不用说了。更大的阻碍是伦理问题,周鸿祎曾经说,马斯克的这项技术相当于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从安全问题到隐私问题,再到技术控制权、公平等问题,脑机接口技术对于文明和伦理带来的变化尚处于未知,这一切都需要我们在未来做好充足的准备去迎接。4 月 12 日晚 20:00,我们会发起一场关于「行业内幕趣闻杂谈|记者那些事儿」的讨论,届时将有多位行业资深记者空降直播间。我们想聊聊如何成为记者、入行前和入行后的变化、媒体记者采访中的奇葩见闻、职业发展,更重要的是听听你对媒体行业的看法、疑惑和好奇。如果你感兴趣,欢迎加入我们一起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