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鲸网络加速器-能看外国网站的软件国外

蓝鲸网络加速器-能看外国网站的软件国外 当您使用网络时不用担心资料泄露,所有的资料都会经过加密保护,防止被窃取。您可以在任何时间地点安心的使用互联网
免费下载地址:点击获取

终于看了《暗恋桃花源》。

八年前,第一次看话剧,看了赖声川的《宝岛一村》,当时惊为天人,从此爱上话剧。

后来知道他有一部更负盛名的《暗恋桃花源》,就一直很想看。

但这个话剧,实在太经典,又有明星加持,从来都是一票难求。这些年从郑州辗转成都,我始终都没抢到票。

今年搬到上海,终于在赖声川专属剧场买到了票。

略有遗憾的是,还是没能买到明星版。

但也无所谓,话剧最好看的,不是明星,而是那个故事。

先简单介绍一下《暗恋桃花源》,这应该也算不上剧透,因为每个走进话剧场的人,都会拿到一个小册子,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暗恋桃花源》到底在演什么。

和《宝岛一村》,观众沉浸其中,就是在看一段人生不一样。

《暗恋桃花源》有点戏中戏的感觉,因为它讲述的是两个剧组——“暗恋”剧组和“桃花源”剧组,误打误撞,要在同一个剧场同一个时间排练话剧。

因此作为观众,我们一会儿看到的是《暗恋》的故事,一会儿看到的又是《桃花源》故事,再一会儿看到的是,两个剧组相互较劲儿的故事。

更妙的是,《暗恋》是一部现代爱情悲剧,《桃花源》是一部古代喜剧。

所以《暗恋桃花源》的体验感非常丰富:

真实和梦幻彼此交织,似乎以为自己在看剧,又似乎以为自己是剧中人;

眼泪和欢笑同时到来,总是分不清,到底这人生,是悲还是喜?

《暗恋》讲述的是江滨柳和云之凡在上海相识相恋,之后错落四十年,再见已经彼此都是风烛残年的故事。

《桃花源》以陶渊明那篇著名的《桃花源记》为背景,讲述了武陵渔夫老陶因不育(可能),被妻子春花戴绿帽,受尽屈辱离开家,然后误入桃花源,再归来后,发现春花与情夫袁老板虽然结为夫妻,但婚姻生活一地鸡毛的故事。

《暗恋》相比《桃花源》更为观众熟知,实在是因为,演绎它的明星非常多。

林青霞、袁泉、孙莉都演过云之凡。

金仕杰老师是最初的江滨柳,之后黄磊更是接棒演了这个角色十几年。

出演《桃花源》的明星则相对要少一些,我们比较熟悉的,就是喻恩泰、何炅、谢娜。

似乎就连话剧的宣传上,也更偏爱《暗恋》一点。

但看了话剧之后,我觉得《暗恋桃花源》这出戏,虽然说是两个故事彼此成就,一悲一喜,但其实都很悲伤,而且真正的点睛之笔,应该是《桃花源》。

尽管它看起来完完全全就是一出闹剧,全然一副插科打诨的样子,现场的绝大部分爆笑,也都是由它引起的。

可剧终人散后,它留给我的叹息,一点都不比《暗恋》少。

还记得当年读完陶渊明《桃花源记》最后一段时的心情吗?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怅然若失。

因为终武陵渔人一生,终后来沉迷于这段传说的隐士刘子骥一生,再无人真正寻得桃花源。

桃花源逐渐成为人们心中隐秘的,不欲宣之于口的愿望。

《桃花源》这个故事里的老陶,就是那个武陵渔人,老天曾经给了他一个馈赠,让他忘却俗世烦恼,抵达了美好的秘境,他放下了怨恨,重返俗世,以为可以把这种美好分享给春花和袁老板。

最后,得到的是不理解,看到的是春花和袁老板彼此怨怼纠缠一生。

老陶、春花、袁老板,换个方式重启人生,其实仍然不过是在重复鸡飞狗跳、抱怨丛生的过去。

桃花凋落一地,老陶最后孤身落寞离去的背影,从此扎进了我心里——原来,没有桃花源,人生是一场想得却不可得的无奈。

《暗恋》看起来很悲伤,两个深深相爱的人,一别经年,各自流离在不同的命运里四十年。

江滨柳挂念云之凡,挂念了一辈子,最后相见时,两人都是老病相催,只有问一句:“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我。”

听起来是如此的无望。

可《暗恋》的底色,我认为是温暖的。

不管是云之凡,还是江滨柳,他们都拥有了安稳的一生,遇到了另外的,对他们珍而重之的人。

他们之间的感情,应了他们当年离别时说过的话:

“不管隔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是四十年,我们肯定会认识的。”

“可是那样的话,我们已经老了。”

“老了也很美啊。”

是的,不管是最初,还是最后,江滨柳和云之凡的人生,都能让人感受到美好。

尽管分别是遗憾,但是执着地在一起,又有谁能确定,不会是更大的遗憾呢?

《暗恋》的落幕是,江滨柳成全了自己见云之凡一面的念想后,在江太太怀里哭泣。

理解、温暖、重逢,世间许多美好的词汇,江滨柳都拥有了。

对比之下,会明白,老陶在一地鸡毛中离开的背影,才是真绝望。

剧中那两句台词,可真是妙语:

“我看你们‘桃花源’哪里像喜剧,那个样子根本就是悲剧嘛。”

“你们“暗恋”也不像悲剧啊,生病了还荡秋千,完全是个喜剧。”

看完《暗恋桃花源》的那个夜晚,我发了一条朋友圈:

看起来是那么地闹哄哄,那么地不搭调,但‘暗恋’也好,‘桃花源’也好,原来诉说的都是同一场心情——关于人生的求而不得,关于执着后的失落。

江滨柳放下执着才明白原来自己并非一无所有;

老陶和春花执着一世,到头来输掉一切。

赖声川用《暗恋》的悲中有暖,和《桃花源》的苦中作乐告诉我们——不必执着。置身于时间的长河里,每个人都是一粒微尘,放下执念,就能抵达桃花源。

所以两个剧组中,都频繁地出现一些表述不同,但寓意相同的台词。

江滨柳说:“在那样一个大时代里,每个人都变得很小很小。”

春花和袁老板说:“我们看着那绵延不绝,肩并肩着,手拉着手的子孙,只有那么小一点点……”

云之凡说:“忘记过去,忘掉那些不开心的一切……”

老陶在桃花源里一直被要求学会的事情:忘掉春花、忘掉袁老板……

我一开始一直没有搞明白的是有个陌生女子贯穿全剧,在两个剧组彩排时,时不时出来晃一下,执着地要找一个叫“刘子骥”的男人。

回家后重读《桃花源记》,电光火石间,清醒了:那个陌生女子,代表的是每一个执着寻找桃花源的我们,是芸芸众生的一个缩影。

她就是执着于暗恋,执着于寻找的观众。

最后,她看着《暗恋》落幕,看着《桃花源》消失,微微一笑,撒下漫天桃花瓣,已经把赖声川想要告诉观众的话说尽了:放下,就是一切。

而这,我相信,是过来人最大的悲悯。

被称为“华文世界中最精彩的戏剧”,《暗恋桃花源》担得起。

点击下方卡片订阅宛央女子